| 网站首页 | 中国军事 | 中武论坛 | 世界军事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武器大全 >> 中国军事 >> 军事评论 >> 文章正文
 
评“日本:我凭什么对你中国道歉

    一部中华民族的近现代史,大部分时间都在与“日本”这个岛国做惊心动魄的生死纠缠。几十年前的每个中国人,都有着因为“鬼子来了”而改变了自己生活与命运的悲剧历史。我们的国家,也因为与这个岛国的恩怨纠葛而脱离正常轨迹,沦落为落后国家。“烽火连绵起,仇杀未有期”。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因为战争的结束而淡化,都没有因为中国人的宽厚而泯灭。龌龊仍然在继续,失败者的仇恨依然在积聚,阴霾依然浓浓的笼罩在太平洋上空……。这一切都体现在今天的作为战败国同时也是受害国的日 本又横刀厉马出兵我国钓鱼岛,这一切都体现在作为世界教育和经济数一数二的大国对曾经对中国人犯下的泯灭人性的罪恶绝不道歉……人们不禁要问:这究竟是为什么?

  受到这类问题困惑的还不止是我们中华民族,二战之前美国也是按西方的正常思维方式制定了对日本的外交政策,甚至在上世纪中日交战之初还帮助日本与中国作战,但珍珠港事件宣告这些对日政策的彻底失败。所以美国战时情报局委托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撰写有关研究日本民族性的报告,使得美国在战争期间和战后对日本的一系列决策让人目瞪口呆,受惠至今。反观在战争中有三千万人死于日军枪下和财产损失高达5000亿美元的中国竟找不到一本对日本有像样研究的书,实在是不可思议!更令人费解的是就连南京大屠杀这样的事件,还是由一个从未去过中国的华裔小女孩写成英文公布于世,才让让世界感到震惊!中国的清华北大受惠于36亿的巨额拨款,不仅写不出一本像样的书,到是打造了让马立诚,殷立时,梁云祥等一批“精英”败类和新一批“人欲横流,物欲横流”的精神垃圾。。。本人作为一个不善舞文弄墨的理科学生,时常为国家的现状痛心疾首,不得不写出《正视日本》系列和《台海战争:中华民族“战争崛起”的必由之路》等小文,为中华崛起击柱狂歌……。但得世上有知音,此生潦倒死亦足。

  请认识一下你崇拜的日本文明:

  从考古来看,日本岛屿的早期原住民肯定是有的,但是,他们生活的如此原始以至于没有自己的原生文明,这也是肯定的。日本的民族文明,是以古代中国的战争逃亡者和政治流亡者们踏上这些岛屿开始,在后来与古代中国的长期交往中渐渐形成的。就连“兜裆布”(用一块布遮住自己的羞部),也是从古代中国带去的先进文明。从海底沉船的古币来看,早在春秋战国期间就存在着一条从中国威海通过南韩到日本的一条古代航线。可以确切的说,中国文明是日本文明的母体,日本文明是中华文化圈内的若干亚文明之一。

  光有历史记载的最早踏上这些蛮荒岛屿的中国人,就是秦帝国的政治流亡者与出海采长生不老仙药的方士及其弟子们。王桐龄先生的《东洋史》比较详细的考证了这一点,指出秦始皇的长子扶苏在被迫自裁后,其家族与后裔逃到了这些东洋岛屿。后来,秦二世胡亥的后人也逃去了东洋岛屿。在此之前,方士徐福率领八百名在江南选拔的童男童女漂洋出海,为秦始皇求采仙药而一去不返。有史家认为,这些人也踏上了东洋岛屿,并因为秦帝国灭亡而永久滞留在那里了。扶苏后裔在东洋的世系繁衍,王先生做了图表排列,并且为另一史学家马非百先生引证确认,大体如下:

  这些秦人后裔到了日本人说的“应神天皇”时代(中国西晋时期),已经成为古代日本的一方诸侯,领袖称为“功满王”,其后是“融通王”(又称弓月君),人数达到18600余。胡亥后裔一支称为“己智氏”。融通王之后,秦人势力壮大,发展为四方诸侯――武良王、云狮王、普洞王(又称浦东君,此人恢复秦姓)、夏德王。再其后发展为日本六大部族(家族),宗氏、高丰氏、河胜氏、时源氏、朝源氏、惟宗氏,其中酒公、大津父均先后在“雄略天皇”(中国南北朝时期)与“钦明天皇”时期担任大藏长官(财政大臣)。当时,这些秦人为蛮荒岛屿带去了崭新的文明,冶铁、农耕、医药、纺织、养蚕、建筑等举凡谋生方式,无一不是先进的。由于中国民族的文明特质,加之人口有限且武备不足,秦人不可能象英国人踏上北美洲那样残酷杀戮原住民,而只能与原住民和平共处的生存。根据本人从有限资料推究,秦人基于扶苏的仁政传统,在东洋岛屿采取了战国方式“割地自保,不争王霸”的生存方略。总之,一个必然的逻辑是,没有秦人的到来,这些东洋岛屿不可能进入文明形态。正式见于史书记载的最早中日关系,是《后汉书》记载东汉光武帝刘秀“汉委倭王”的事。其中来龙去脉与细节已经无法考据,大约也不用在此罗嗦。一个显然的史实是,日本国从这时就开始了与中国的交往,并正式接受汉帝国封号――倭王,成为中国的附属国。中国人也从这时开始对日本有了大致的了解。《汉书·地理志》载:“乐浪海中有倭人,分为百余国。”倭字本意是丑陋的、矮小的、琐碎的意思。一个“倭”字,使我们不得不惊叹古人用字的神妙。而奇怪的是:我们现在出版的中国字词典却在“倭”字下极力回避本义,只说“指古代日本”,实再令人费解……。

  如果有人说这种分析与定性是中国人说的,不足为凭。那么我们看看日本人自己怎么评价日本文明根基的。

  19世纪日本出了个著名的启蒙思想家,叫福泽谕吉。他写了本书叫《文明论概略》,第九章为《日本文明的来源》,这样说:“如果过去我国没有儒学,也不可能有今天。”又说:“总之,把我国人民从野蛮世界中拯救出来,而引导到今天这样的文明境界,这不能不归功于佛教和儒学。尤其是近世以来儒学逐渐昌盛,排除了世俗神佛的荒谬之说,扫除了人们的迷信,其功绩的确很大。”这位先生同时批评日本学人,“日本史书大都不外乎说明王室的世系、记载战争的胜负或偶而涉及有关佛教的荒诞之说,是不值得一看的。总而言之,没有日本国家的历史,只有日本政府的历史。”

  福泽谕吉所处的时代之前,日本显然落后,是羞于研究文明史与国家史,有中国这样的强大母体,便也安心做养子。发达之后,便不安于“养子”亚文明地位,想拼命找自己的文明根基以正名。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日本著名考古专家,东北旧石器文化研究所前副理事长藤村新一。日本人称他们的土壤呈酸性,人和动物的骨头难以长期存在,因而不能变为化石。而考古人员只能靠找远古地层中的石器来了解当时人类的文明。利用这个空子,藤村新一从20世纪的80年代开始,通过自埋自掘石块的把戏不断地给本国历史注水,最后竟使日本古代史“三级跳”似地蹦到了70万年以前。“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年秋天,藤村新一又到“上高森遗址”偷偷地埋“古石器”,被每日新闻社记者布下的摄像机将其龌龊行径拍了个正着,并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直至此刻,日本的许多考古学者才承认自己约20年间的研究都是建立在伪造的基础之上……。

  日本人的和服是中国“吴服”的改造,来源当是江南的八百童男童女。女人不穿内裤,保留了古代中国人“衣”的基本特点。日本人唯一的发明,就是几千年来男人的那块永远不变的兜裆布,至今还留在相扑力士那臭哄哄的臀缝里。日本建筑的风格与秦代建筑如出一辙,屋顶都是瓦楞帽式的短而直,宫廷是仿造唐代大屋顶(飞檐高翘,富丽堂皇),但却不是普遍形式。日本人的饮食以中餐为基础变形改造,号称有中餐、西餐、日餐三大饮食系列。前两种不消说日本人也不认为是自己的。单说日餐,除了生鱼片与寿司两种(其实就是用鱼或米团蘸酱油),其余的菜食饭食无不与中国大同小异。更奇怪的是,日本文字中没有“蔬菜”这个词,一切蔬菜都叫“野菜”。这说明,日本文字定型的时候,日本人以捕鱼和种稻为主,至少还不懂得种菜。

  说这些绝不意味着拿祖先的过去的辉煌与古代日本的落后做无聊的较量。问题的症结在于,日本国在甲午战争后渐渐不承认母体文明是中国,或者千方百计的力图推翻这一为世界文明体系所共识的结论。这又是为了什么?美国人似乎从来没有否认过自己的文明母体是欧洲大陆(主要是英国),然则独立战争照打不误,抗争欧洲一分不让。这里有着人类游戏的共同准则――文明历史是一回事儿,现实的国家利益与民族利益又是一回事儿。但是日本人的怪诞思维在于:我大日本经济军事强大,凭什么我的文明母体就成了你大大落后的中华小国了?!我说不是!你敢说是?大炮的干活!

  中国人与美国人则相对宽厚,太小的零头一般不计较,长期交往,也就自然平衡。而日本人做生意锱珠必较,分分文文都要算清。一位网友讲了一个故事:有个时期,他们接到几次日本公司的文件,称某年某月某日某笔生意,向他们少付了几元几角几分,一定要如数补回。惊愕之余,他们认真的翻找原始档案(合同),仔细算帐,有几次竟发现是日本公司少付了他们。以眼还眼,认真计较,日本公司只好赔偿他们。

  国家的本性在民族,民族的本性在普遍的个人。普遍的个性如此,国家能有何等境界?

  惟其如此,与日本国打交道,不从根上算老账,他就会彻底否认老账,甚至还会倒打一耙,说你欠了他许多老账!日本国在侵略中国时的倒打招数历历在目,有文件为证,岂可掉以轻心,一厢情愿的自做憨大? 举世公认的南京大屠杀被今天他们说成是“捏造”,明天他们还会不承认雅尔塔条约和战后的审判……。家有恶临,睡觉都得睁着半只眼,更何况人家还是个杀人魔王!

  每每看见听说日本人的翻老账劣行(无休止的修改历史教科书和争夺中国领土领海时),就联想到一个古老的问题:古代中国那些政治流亡者们为什么没有能将东洋岛屿的民族品性提高一些?反而是自己陷了下去,作为日本民族来和自己的老祖先算恶账?慨然之余,将眼光瞄向时光隧道,才发现时间空间多么容易膨胀一个群体与母体的自我剥离意识。抗战后台湾还是中国的,曾几何时,台湾已经要阴狠的独立了。十年功夫,原本不乏民族精神与强国激情的民运人士,在海外已经纷纷蜕变为数典忘祖的卖国乞儿了。中国的女乒世界冠军何智丽刚嫁到日本就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就连刚和美国人拍拖才半年的中国女大学生,竟在大自己二十多岁的美国老兵俱乐部里说:“中国人全是猪!”。何况数千年的悠悠岁月,能让那些灭国逃亡的吴国人和秦国人还保持一份拳拳赤子之心么?

  过去的无可挽回。我们还是应当正视现实,抹去那无谓的母体良心。

  认识一下你所崇拜的日本经济奇迹:

  明治维新之前,日本经济与中国经济是无法相比的,尽管中国已经是帝国末世的夕阳残照了。明治维新之后到甲午战争之前,也就是日本发动大规模的对外战争之前,日本依然是穷困潦倒的经济小国。当时已经贫困的中国,为北洋舰队购置的大吨位军舰也远比日本多,军舰的质量也比日本好。日本为了建立现代化海军,举国捐献,连天皇也不例外勒紧裤腰带每天只吃一个米团。如果日本人果然有如某些啧啧啧者们所艳羡的那般优秀,何以在两千多年中都没有赶上来?维新变革数十年,比失败了的中国戊戌变法可是彻底,为什幺依然在经济上没有赶上当时中国的老牛破车?战后同样几十年,却为什幺就那般优秀,非但遥遥将中国甩出,而且遥遥将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甩出?连奠定世界工业文明基础的欧洲国家也被?在了后边?

  的确是奇迹。数数那些生产力方面的重大发明,日本人可曾有过?蒸汽机、电 、核动力,是日本人发明的幺?铁路火车、公路汽车、天上飞机、海上机动轮船,是日本人发明的幺?现代冶炼技术、电话、计算器等,是日本人发明的幺?(当然,不是说日本人没有任何发明,比如活动的圆珠笔芯、各种改进型产品与技术与卡拉OK以及诸多游戏软件,都是日本人的发明。可这些都与如此生猛的经济奇迹几乎没有关系)。如果推进生产力产生质变的这些发明都不是日本人所为,那就意味着,这个民族只能从正常周边技术规律走工业道路,从正常的内外贸易活动走商业道路。可是如果那样,会有日本国经济上的生猛奇迹幺? 走正常发展道路的国家许许多多,谁也没有做到。答案还得从日本民族最酷爱的战争中去寻找……。

  日本的第一个起飞,是甲午战争之后依靠中国赔款的起飞。中国清朝为给慈禧过60岁大寿连给海军买炮弹的50万两白银也被用来买了南洋木料(就像今天办奥运会一样),结果每个军舰上的巨炮只有一发炮弹!甲午战争失败,日本勒逼中国赔款三亿两白银(硬通货)!三亿两白银是个什幺概念?有个网友算过账,如果以年息8%计算,到现在是9696亿两,折合美元10万亿!想想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与外汇储备是多少,就知道10万亿美元是一个多幺巨大的经济能量!夕阳残照的中华帝国被去偿还8倍于日本年生产总值的巨大财富,如何能不陷于贫弱交加?!正是这笔对当时日本来说犹如天文数字的巨大硬通货,使日本一跃崛起,海军陆军全面改观。否则,仅凭甲午海战时的装备水平,如何能在10年之后对俄国发动战争?对俄国战争是在中国领土上进行的,战胜之后,日本在东北又开始了大规模掠夺。这些被掠夺的资源、劳工以及不计其数的其它财富,更是无法用数字具体衡量的。

  请人们记住,1904年的日俄战争到1930年的9。18事变,只有短短26年时间,到1937年全面侵华,只有短短33年时间。而从1894年的甲午海战到1937年中日战争,最长也是43年。如此短促的时间里,日本人在做什幺?在发展经济幺?绝对不是。日本人在连续大战,在全力以赴的准备更大的战争。那幺,战争的经费资源从哪里来的,日本人能魔法般的膨胀出来?

  请人们记住,日本民族对掠夺中国乃至掠夺世界,是早有论证的,是理性的,绝非所谓右翼势力的狂热。早在1798年,本多利明就献上了《经世秘策》, 主张占领中国东北与库页岛。1803年又献上《贸易论》,主张以战争形式掠夺财富应该成为日本的国策。1823年,左藤信渊内阁制定《宇内混同秘策》,提出要使“世界悉为皇国之郡县。万国君主皆为天皇之臣民……凡此先以吞中国始。”这条海蛇的野心何其大也?不但要吞下中国,而且要吞下世界,将所有的人间财富据为己有!这是个人的狂热幺?日本人可是认为,这是整个日本民族的最高利益。否则,战争罪犯如何能在全世界的指责中安享靖国神社?!

  世界还是有一些共同法则的?战时经济从来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高峰。正是从中国掠夺的财富,使日本有了第一个“起飞”,有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资本。日本的第二次起飞,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主要是在1950年之后。

  这次起飞也不例外,是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掠夺囤积的巨额财富起了最根本的作用。整个二战期间,日本人不但从中国全面掠夺,而且在整个东亚、南亚全面掠夺。日本在战争期间运回本土的资源、

[1] [2] [3] 下一页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5-5-19 9:40:32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赞 助 代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