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中国军事 | 中武论坛 | 世界军事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武器大全 >> 中国军事 >> 军事评论 >> 文章正文
 
倒数日本的战争——从原子弹到靖国神社

  8月是日本倒数战争的月份——8月6日和9日,可看到许多日本人涌到广岛、长崎的和平纪念广场前,为二战时美国投下的两颗原子弹哀悼。到了8月15日,在首都东京看到的却是另一个风景——日本老兵穿着军服,奏起军歌,大步走进军国主义的靖国神社。

  20世纪80年代初期,第一次在日本看到日本制作的战争纪录片时,就感受到日本对战争的回忆和其他亚洲国家很不同。他们经常以广岛、长崎作为开场白,原子弹的受害者呼
唤和平的到来。日军入侵亚洲的残酷历史,也经常被搁置在课堂外。

  日本再玩数字游戏

  新加坡的“大检证”在1984首次列入日本的一本历史教科书。但是,在那之前,又让人看到了日本不老实的一面。

  《朝日新闻》在1983年刊登了一名日本历史学家赞赏日本将打破历史难关,放开胸怀容纳新加坡的“大检证”。它写道“日军在占领下的新加坡,夺取了反抗日本的两万名中国籍市民的生命。”结果引起了日本教育部的不满,要求将屠杀数字改为“6000”。我国旅日历史学教授蔡史君在日本出版的《日本占领下的新加坡》一书中以所收录的新日两地史料反驳了日本,指出日本学者的2万其实还是个保守数字。

  日本在历史问题上很调皮捣蛋,不只喜欢和亚洲学者玩数字游戏,还喜欢和亚洲政府玩迷藏。1995年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在战后50年的8月15日,发表了让亚洲政界另眼相看的“不战决议”。但是,一个不留神,日本教育部就迅速通过右翼主导的新历史教科书,将刚刚列入历史教科书内的“慰安妇”问题封杀得一干二净。进入21世纪,小泉纯一郎任首相后,还不顾中韩反对,成为日本的“特攻队首相”,四次走进靖国神社。

  刊登在《朝日新闻》,一题为《靖国神社特攻队与民族和解》的文章,将小泉今年元旦的参拜,解释如下:“3年前,小泉到鹿儿岛的知览特攻会馆,站在死去的神风特攻队面前流泪,想必正是他为这些殉国的年轻人感到难过,因而升起去靖国神社进行参拜的念头。……又因为这些特攻队员有一个约定——相约在靖国神社,也因此可了解小泉每次参拜靖国神社时的心情。”

  日本潜词让亚洲人看更清楚

  在亚洲人民眼里,这些将政治话题软化的潜词,让人看到日本的狡猾阴险。因为历史告诉我们,日本靖国神社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神社,而是日本法西斯主义的一台生产器,日本神风特攻队就是它生下来的怪胎。亚洲要对日本提出警惕是必然的。那一声声日本认为是“反日”的声音,应该视为警告,不应该被解释为“反日”。

  面对这一个参拜靖国神社却面不改色的日本,“反日”或许还比成天为日本着想的“新思维”,为日本安排“第三条路”的声音来得实际。要知道,放过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就是要让一个没有历史分寸的日本逍遥法外。亚洲的太平,在于更多人看清日本的真面貌,督促日本人尽早看懂原子弹以前的侵亚历史。要不然,再多几个年头,靖国神社翅膀长硬后,就难保它的杀伤力不会超越广岛、长崎的原子弹……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4-8-15 13:45:31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赞 助 代 码